武汉通报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病例情况,患者所在街道刚获评无疫情街道


资料显示,Peter Antevy的专业是儿科急诊医学,同时他也是一家提供儿科急诊解决方案公司的创始人。他在推特发布的是一款快速检测工具的检测结果图片,图片显示,字母G旁边显示一条淡淡的横线(字母C的横线为颜色对照标准),这代表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G抗体呈阳性。

王毅表示,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欧洲多国造成严重人员损失,中方对此感同身受,愿向欧盟及成员国表示诚挚慰问。病毒不分国界,也跨越种族。面对疫情给人类带来的严重威胁,只有国际社会团结起来,才能战而胜之。中欧是全面战略伙伴,双方应充分发扬同舟共济、守望相助的传统。在中国抗击疫情的艰难时刻,欧方给予我们慰问和支持。现在欧盟正在全力应对挑战,尽管中方仍面临疫情反弹压力,但我们愿克服困难,向欧洲伸出援手,根据欧盟及成员国的需要提供支持帮助。相信在共同抗击疫情过程中,双方的互信会得到进一步加强,合作也将会进一步深化。

针对一些质疑中方对欧援助意图的声音,王毅强调,中华民族是懂得感恩的民族,我们应欧方的需要提供帮助,是出于投桃报李的情义,出于国际人道主义精神,更是为了践行习近平主席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中方从来不会在朋友有难时袖手旁观,更不会在伸出援手时夹杂私利。面对这场空前危机,各国应超越意识形态的异同,摆脱各种无端的猜忌,尤其是要避免将抗疫合作政治化。我们应共同发出团结一致、携手努力、共战疫情的正确信号。国家虽各不相同,但我们生活在一个地球村,是命运共同体。中方也愿同欧洲国家一道,帮助其他卫生体系脆弱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更有效应对疫情。

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在各国流行的?这个问题在杨占秋看来其实并不难找出答案,“只要将当时有疑似症状的人的血清样本拿出来进行检测就可以了。”杨占秋告诉记者,临床医生是否会保留病患的样本他不太清楚,但自己的研究团队经常会保留几十年的血清样本,“所以,从学术研究角度,我建议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

4月3日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时,研究所主席威勒介绍,普通口罩并不能保护自己不被感染,但可以防止自身飞沫传播出去,从而保护他人不被传染。他同时强调,不要以为佩戴口罩就安全了,仍应注意保持距离并遵守咳嗽和打喷嚏的正确方法。此外,德国至少有2300名医务人员感染了新冠肺炎。4月3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通电话。

因上月20日接触一名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医生,默克尔22日开始居家隔离。隔离后,默克尔先后3次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在Peter Antevy的推特留言下,很多人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甚至更早的时候出现过类似症状。

实际上,“病毒在更早时间就已经开始流行”的怀疑一直存在,尽管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公布美国境内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是在当地时间1月21日。杨占秋认为,如果Peter Antevy确实被证实感染过新冠病毒,且能排除他是无症状感染者的可能性,那几乎可以说明新冠肺炎在美国流行的时间比官方确诊更早。

有国外网民质疑Peter Antevy是在炒作,并询问他和该检测工具生产商之间的关系。他表示,这款工具已在中国广泛使用,现在在美国也能买到,而自己与生产商没有关系,“我想从中国引进这些工具,以便对与我合作的急救专业人士进行检测。”他还表示,自己之所以要重新检测,是为了与另一个品牌的工具对比。

杨占秋认为,Peter Antevy 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而不能肉眼判断。不过,对于留言者“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的说法,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就好像一条长矛,只配特定的一面盾。” 根据Peter 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8%,特异性达到98.7%。